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桂法动态
高院:召开全区法院民商事审判监督工作新闻发布会
分享到:
作者:魏素娟、林艺  发布时间:2022-05-07 19:58:37 打印 字号: | |

依法纠错

以公正司法树立法律权威

2022年5月7日,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广西法院近期民商事审判监督工作情况,并发布六起2021年广西法院民商事再审典型案例。

“审判监督制度是我国审判权力制约监督的重要司法制度,对维护当事人合法权利,实现公正司法具有重要作用。”发布会上,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卢上需介绍,2021年,全区法院立足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坚持公正高效廉洁司法,深入推动司法领域顽瘴痼疾整治,着力提升审判质量、效率、效果。

过去一年,全区法院受理各类民商事案件601272件,审结561855件,结案率93.44%,民商事生效案件服判息诉率保持在96.74%的高水平。同时,全区法院高度重视当事人不服的极少数生效裁判存在的问题,严格依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审判监督程序认真审查纠正。

去年,当事人不服生效裁判对12359件民商事案件申请再审,占民商事案件结案总数的2.20%。针对当事人提出再审申请的“问题”案件,全区法院经过依法审查,决定立案再审3102件,占全年生效民商事案件总数的0.81%。今年第一季度,全区法院受理民商事申请再审案件4105件,结案1754件,立案再审602件,占生效民商事案件总数的0.82%。

2021年,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监督指导作用,对全区法院生效的民商事案件立案再审848件,审结783件,发回重审、改判356件,维护了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了法律权威,推进全区法院民商事案件审判质效和司法公信力迈上新台阶。

推动实施《民法典》,重点适用好“高空抛物”“居住权”“自甘风险”,以及“紧急救助” “好意搭乘”等民事责任新规定……聚焦矛盾纠纷实质化解,全区法院审判监督工作践行司法为民宗旨,加强民生司法保障,依法监督审理教育、医疗、养老、育幼、社会保障等民生领域案件,服务乡村振兴和基层社会治理,切实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聚焦统一裁判尺度,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出台民间借贷、买卖合同等47类案件纠纷的裁判指引,研究制定《全区法院示范性判决机制工作规则》等,健全长效制度机制,总结审判工作经验教训,切实维护法律权威,推动人民法院工作高质量发展。

广西法院民商事再审典型案例

2022年5月

 

1.黄某与宾阳县某粉店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2.韦某与吴某等六人执行异议之诉案

3.某糖业公司与某装饰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4.黄某与黄某某、莫某民间借贷纠纷案

5.谢某与甘某、韦某等民间借贷纠纷案案

6.邹某与杜某股东出资纠纷案

案例1

黄某与宾阳县某粉店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关 词】

商标性使用 服务来源 混淆误认

【基本案情】

案涉商标由何某于2007年经核准注册,后于2011年转让给黄某,黄某取得注册商标专用权并将该注册商标用于自营的粉店。与黄某经营同一服务类别的宾阳县某粉店在门头招牌、室内装潢上使用的文字标识包含案涉注册商标中的文字部分。黄某以侵害其注册商标专用权为由诉请判令宾阳县某粉店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裁判结果】

原审法院以被控文字标识与案涉商标既不相同也不近似,不容易造成消费者混淆和误认为由,未认定宾阳县某粉店的行为构成侵权。再审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的规定,宾阳县某粉店在同一服务类别使用与案涉注册商标存在特定关系的文字标识,构成近似,侵害黄某案涉注册商标专用权,应承担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裁判要旨】

判断图文组合的注册商标与被控文字标识是否构成近似,应根据商标的特征及通常的呼叫习惯,将组合商标中的文字字形及读音作为主要部分加以比对。案涉注册商标的中文部分虽非臆造词,内容与餐饮服务关联性不强,但系其显著识别部分。被控文字标识与案涉注册商标在中文文字、读音和含义上完全相同,指向的服务类别具有同一性,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容易认为案涉服务提供者与商标权人存在投资、合作、加盟、商标许可等商业关系,进而对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故应认定被控文字标识与案涉注册商标构成近似,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

【典型意义】

审理商标侵权案件应当综合考虑使用人的主观意图、使用方式、行业惯例、相关公众的认知等因素,判断被控使用行为是否构成商标性使用。当使用在服务场所的被控文字标识能够发挥识别功能时,应当进一步判断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类别是否与被控文字标识使用的服务相同或类似,注册商标和被控文字标识本身是否相同或近似,以及是否存在混淆误认的可能性,从而判断侵权与否。本案对于如何判断被控文字标识与图文组合的注册商标构成近似,以及是否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具有指导意义,体现了司法倡导企业诚信经营,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的价值指引。

案例2

韦某与吴某等六人执行异议之诉案

【关 词】

执行异议之诉 举证责任 土地使用权归属

【基本案情】

吴某等六人挂牌出让案涉土地,某公司公开竞价成交并办理了出让手续,但未办妥不动产变更登记。韦某与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立案后,吴某等六人诉请解除案涉土地出让协议,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确认解除该协议。韦某在与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胜诉后向法院申请执行,吴某等六人以前述民事调解书为据提出执行异议,请求中止执行案涉土地,法院裁定驳回。前述民事调解书被依职权撤销后,执行法院裁定将案涉土地以物抵债给韦某。吴某等六人再次提出执行异议,法院裁定中止执行案涉土地。韦某起诉本案,请求判令继续执行案涉土地。

【裁判结果】

原审以案涉土地权属尚存争议、行政机关尚未对案涉土地权属进行登记为由,认定执行处置条件尚未成就、准许执行案涉土地有可能损害当事人和其他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判决驳回韦某的诉讼请求。再审认为,某公司公开竞价、正当合法取得案涉土地使用权,行政机关后续的用地和规划许可亦实际认可某公司享有案涉土地使用权。虽然韦某系本案原告,但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一条的规定,吴某等六人应就其对案涉土地享有足以排除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原审分配举证责任不当,有违执行异议之诉制度设立的目的。再审依法改判维持以物抵债裁定,继续执行案涉土地。

【裁判要旨】

民事执行程序中,对于未登记的建筑物和土地使用权的权属,应当依据土地使用权的审批文件和其他相关证据予以确定。申请执行人对人民法院依案外人执行异议申请作出的中止执行裁定不服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应由案外人即执行异议之诉的被告就其对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典型意义】

本案是典型的执行异议之诉案件。该类案件应当严格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一十一条的规定分配举证责任,即纵使申请执行人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亦应由案外人就其对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此外,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应当加强对阻却执行事由的审查,并严格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条的规定确定未登记的建筑物和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权属。再审法院在案涉土地权属尚未登记、行政机关先后出具的书面意见自相矛盾的情况下,准确把握立法精神,据实认定案涉土地权属,依法改判支持原告诉请,彰显了人民法院保护债权人胜诉权益的信心和决心。本案对于依法维护申请执行人合法权益,推进切实解决执行难具有示范意义。

案例3

某糖业公司与某装饰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关 词】

违约金过高 实际损失 违约金调整

【基本案情】

某装饰公司与某糖业公司就某糖业公司办公室装修工程签订《施工合同》,约定由于己方原因导致逾期竣工或者逾期支付工程款的,每逾期一天,应向对方支付合同金额或逾期付款额2‰的违约金。因装修用料及消防未能通过等问题,案涉装修工程未能如期竣工验收交付使用。某装饰公司提起本案诉讼,请求判令某糖业公司支付尚欠工程款及逾期付款违约金。某糖业公司提起反诉,请求判令某装饰公司支付逾期竣工违约金并赔偿损失。

【裁判结果】

某糖业公司累计向某装饰公司支付工程款6345000元,尚欠1745824元,某装饰公司逾期37天完成工程。原审法院依据双方合同约定,判令某糖业公司按照逾期付款额每日2‰的标准向某装饰公司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某装饰公司以同样的标准向某糖业公司支付逾期竣工违约金。再审认为,某糖业公司认可逾期付款给某装饰公司造成损失,但案涉合同约定的违约金标准折合年利率高达73%,明显过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的规定,改判某糖业公司按照同期贷款利率上浮30%的标准向某装饰公司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某装饰公司亦以同样的标准向某糖业公司支付逾期竣工违约金。

【裁判要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该规定明确了违约金的基本属性是补偿性而非惩罚性。人民法院确定违约金应坚持“填平损失”原则,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对约定过高的违约金应进行调整。调整时还应注意避免民间借贷利率标准泛化适用,不应一概调整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的民间借贷利率上限,即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或年利率24%。

【典型意义】

本案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标准折合年利率高达73%,如果机械依据该约定计算违约金,会导致某糖业公司承担过重的惩罚性责任,某装饰公司获得远超实际损失的利益,将悖离违约金制度设立的初衷。对于当事人合同约定的过分高于违约造成损失的违约金或者具有惩罚性的违约金条款,人民法院应合理调整违约金数额,既尊重合同自由也体现公平正义。本案对弘扬诚实守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维护公平健康有序的市场经济秩序具有重要意义。

案例4

黄某与黄某某、莫某民间借贷纠纷案

【关 词】

借贷合意 民间借贷关系 举证证明责任

【基本案情】

黄某某妻子莫某于2014年5月向黄某出具《借条》,向黄某借款20万元,黄某向黄某某转账出借了该款。2014年9月至2015年6月,黄某12次向黄某某转款共计158.4万元;2014年6月至2015年11月,黄某某28次向黄某转款共计106.6735万元。黄某某在收到黄某的13笔转款后,将其中8笔转给案外人陆某。陆某于2014年10月向黄某转款31万元。陆某于2015年12月向黄某某出具《借条》,载明从黄某某处陆续借到462万元,该462万元包括黄某起诉的案涉借款。2018年,黄某某登报向陆某催还借款。黄某主张前述转账均为向黄某某出借,陆某转给黄某的31万元系按照黄某某指示转款。黄某某则主张黄某的上述转款系借给案外人陆某,黄某某只是根据陆某的指示代为收取款项。黄某起诉要求黄某某、莫某偿还借款本金60万元,并按照月利率2%支付利息。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定双方存在借贷关系,判决黄某某向黄某偿还借款本金60万元并按年利率6%支付利息。二审法院认定双方没有借贷合意,不存在借贷关系,判决驳回黄某诉讼请求。再审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5﹞18号)第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认定黄某某与黄某之间存在借贷关系,按照先还息后还本的原则计算,改判黄某某向黄某偿还尚欠借款本金407265元并按年利率6%支付利息。

【裁判要旨】

当事人之间存在多笔款项往来,收款一方未出具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确认款项性质为借款的情况下,判断收款方收到的款项是借款还是其他款项,双方之间是否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应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5﹞18号)第十七条的规定加以综合审查判断。再审依照前述规定,从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以及各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以及当事人相互间的短信、微信聊天记录等方面综合分析,认定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关系。

【典型意义】

社会生活中,民间借贷案件的当事人法律风险防范意识普遍不强,保全证据意识亦不够,欠缺书面借据、收据或合同的现象时有发生,审判实践中对相关法律法规的理解适用以及对当事人举证责任分配的标准均存在差异,造成裁判尺度不统一。本案根据证据裁判规则,对此类民间借贷案件的举证责任分配、证据采信标准等进行了梳理分析,对统一类案裁判尺度、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具有指导作用,对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亦具有社会引导意义。

案例5

谢某与甘某、韦某等民间借贷纠纷案

【关 词】

民间借贷 “职业放贷人” “套路贷”

【基本案情】

2014年2月,甘某、韦某、黄某甲因需资金周转向谢某借款,出具了《借条》对借款数额、借款期限和利息标准进行了约定,黄某丁作为连带担保人在借条上签名。谢某通过案外人廖某向黄某甲转账交付50万元,自行转账向黄某丁交付10万元。2012年至2018年,谢某作为原告,向南宁市两级法院提起37起民间借贷诉讼。

【裁判结果】

原审法院认定双方的借贷关系合法有效,判决甘某、韦某等人共同向谢某偿还借款本金66万元并支付利息,黄某丁承担保证责任。再审认为,谢某作为自然人,违反银行业监管法规,以牟取高额利息为目的从事经常性的放贷业务,扰乱了我国金融市场和金融秩序,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第五项及第五十八条的规定,案涉借贷关系无效,甘某、韦某等人仅需返还借款本金305615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和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分段支付资金占用费。

【裁判要旨】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第53条明确定义了“职业放贷人”系指未依法取得放贷资格的以民间借贷为业的法人,以及以民间借贷为业的非法人组织或者自然人。同一出借人在一定期间内多次反复从事有偿民间借贷行为的,一般可以认定为“职业放贷人”。本案出借人在一定期间内向不特定多人出借资金10次以上,其出具行为具有反复性、经常性、借款目的具有盈利性,构成非法放贷,应认定为“职业放贷人”,其与借款人之间的民间借贷无效,出借人取得的高于法定孳息的高息应冲抵本金。

【典型意义】

“职业放贷人”实施高利放贷、非法吸收或变相吸收他人资金等违法行为,严重扰乱经济金融秩序和社会秩序,应依法予以惩处。本案是典型的“职业放贷人”放贷案件,再审结合谢某的放贷时间、次数、目的及收取高息的情况依法认定谢某属于“职业放贷人”,确认案涉民间借贷无效。本案的审判依法打击了“高利转贷”“职业放贷”等违法行为,对规范民间融资秩序、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案例6

邹某与杜某股东出资纠纷案

【关 词】

股权取得 以股抵债 实际出资人

【基本案情】

邹某与案外人合作某综合楼建设项目,共同出资建立某投资公司,邹某持股60%,案外人持股40%,邹某任法定代表人。后案外人退出该40%股权,邹某已支付相应股权转让款。2019年6月,某投资公司的企业信息变更登记显示,邹某持股60%,杜某持股40%。2019年12月8日,邹某与杜某签订《债务及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邹某应支付杜某垫付资金及利息和股权转让款共计220万元,该协议书还约定邹某、杜某同意将某投资公司的所有股权转让给林某、黄某。次日,邹某、杜某分别将其“股权”转让给林某、黄某,股权转让款为500万元。邹某以其是该公司全额实际出资人为由,诉请确认其享有100%股权及取得500万元股权转让款。杜某则主张已经实际出资用于该公司的工程建设,所持有的40%股权系经协议确认,以垫付工程款置换取得,双方存在以股抵债的事实。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以杜某没有对其工商登记中的40%股权实际出资,且不存在债转股的意思表示为由,确认某投资公司100%股权及500万元股权转让款归邹某所有。二审法院则认为,杜某虽非该公司原始股东,但据其在公司工程建设中垫资及签订《债务及股权转让协议书》,可以反映双方当事人实际履行了以股抵债约定,杜某取得某投资公司40%的股权,故改判该公司60%股权及300万元股权转让款归邹某所有。再审认为,案涉《债务及股权转让协议书》表明杜某只是垫付工程款及利息和股权转让款220万元,双方并无股权转让的意思表示。该协议书同时约定“乙方(即杜某)无条件配合办理转让手续”,亦反映杜某对40%股权未实际出资。工商登记杜某为股东的时间在前,双方签订《债务及股权转让协议书》的时间在后,杜某在尚未享有债权的情况下已先行成为股东,明显不符合常理,杜某对此未能作出合理说明。因此,杜某主张按以股抵债方式取得相应股权的证据不足,其并未对某投资公司实际出资。邹某是某投资公司实际出资人,依法享有全部股权及转让公司股份所得的收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的有关规定,改判撤销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裁判要旨】

公司股权的取得分为原始取得、继受取得两种方式。并非公司创立时原始取得股权的股东,只能通过股权转让、继承等方式继受取得股权,而通过转让方式取得股权的,当事人应当达成股权转让的合意并支付相应对价。在名义股东未能举证证实其实际支付股权转让款义务的情况下,不应认定双方存在债转股的事实。案涉《债务及股权转让协议书》并未约定邹某、杜某之间股权转让的内容,而约定邹某应支付杜某垫付资金及利息和股权转让款共计220万元,该约定不能证明杜某支付受让股权的对价,杜某在本案中未能提供实际出资的证据,不能认定其因垫付相关款项而继受股权。

【典型意义】

本案是典型的名义股东与实际出资人股东出资纠纷,款项金额较大,历经数次股权变更。审理此类案件,不应局限于登记信息的公示公信力,而应注重对工商登记、股东名册等记载内容及股东是否实际出资进行综合考量,结合时间逻辑、出资方式和款项性质等因素,准确认定认缴出资、支付价款继受、债转股等不同行为。本案的审判,进一步营造了法治化营商环境,保护了企业家产权,促进了民营企业健康发展。


 
来源:广西高院
责任编辑:杨艳洁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中国法院网负责网站设计制作 网络安全和技术维护
Copyright © 2022 by www.china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浏 览 本 网 站 推 荐 您 使 用 IE 8 以 上 浏 览 器

京ICP备0502303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