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法院动态
时间都去哪儿了?
——自治区十佳法官何玲现场办案侧记
分享到:
作者:黄海峥  发布时间:2014-03-06 09:31:31 打印 字号: | |
  • 现场测量记录
  • 由于当事人不签收法律文书,办案人员拍摄现场留置送达。
  • 何玲在耐心向吴鉴杰讲解有关法律规定
  • 给被告送达法律文书的过程中
  “吴大叔,我是藤县法院潭东法庭的何玲法官,吴鉴德因为水塘排水问题把你列为被告之一,现在我来给你送达起诉状,等下还要请你去现场一起勘验。”

    3月4日下午3时许,春雨初歇,寒气未消,踏着乡间泥泞小道,藤县人民法院潭东人民法庭庭长何玲一行匆匆赶到藤州镇白沙村送达法律文书并开展现场勘验。

    在白沙村藤州镇一中斜对面的一家小卖部,何玲等来了被告吴鉴杰。吴鉴杰年届六旬,驻着拐杖,行动不便。何玲为他搬来了椅子让他坐下,然后细声地向他说明来意,一个字一个字地念起诉状的内容,然后耐心解释有关法律程序规定。

    “何法官啊,老实说他告我们是不对的,看你们真的有诚意,专门为这点事跑来一趟,我就多配合你们吧。”吴鉴杰听了何庭长的解释后签收了起诉状。

    在吴鉴德与吴鉴杰等五人的相邻纠纷一案中,原告吴鉴德因2013年初吴鉴杰等五被告将各自鱼塘填平,导致其水塘排水堵塞发生内涝,其所种三棵龙眼树被浸死,塘边田地及粪池被浸。纠纷经镇司法所等部门处理未果,吴鉴德遂诉至法院要求五被告排除妨碍,埋管排水,消除对原告鱼塘水沟的堵塞,并赔偿经济损失6000元。由于五名被告均认为问题是历史遗留的,原告告状无理,对法院受理案件表示不理解,并多方拒收起法律文书。“之前我们通过邮寄的方式寄送法律文书,都被退回来了。”随行黎丽法官说道。

    “原告不应起诉我个人。”被告吴志勇认为他的身份是白沙村五组的队长,原告起诉他是错的,所以坚持不签收起诉状。有的被告干脆避而不见。一些在场村民还认为法官收了原告的好处。

    “我们办案法官决不会收当事人一分钱。”何玲说:“原告起诉到法院是他的权利,法院认为符合起诉条件就给予立案,但这不意味着法院一定判他胜诉,这不,我们不是来开展调查和勘验了吗。”面对这一局面,何玲早有准备,她在耐心解释法律法规的同时,还请来了藤州镇政府的梁小霞副镇长和白沙村委的村干部一起做被告思想工作,最终完成了法律文书送达。

    直到5点多案件勘验才得以进行。在现场,原、被告还不时吵吵闹闹,几乎到了大动干戈的地步,何玲及时制止他们,让法院给他们一个说法。在当地村委和众多族老的见证下,何玲与另外两名干警一起拿着尺子来回测量。雨后的池塘边、田地里泥泞不堪,干警们鞋子都沾满泥土,裤脚都脏了。

    时间指到晚上7点许,夜幕降临,万家灯火通明,学校传来朗朗读书声,勘验笔录最后的签字环节还在继续。

    “法官真是辛苦,都折腾了大半天,那么晚了还在办案。”“法官是好样的。”学校附近小卖部的村民们啧啧称赞。

    这时,法院食堂的阿姨又一次打来电话,原来,潭东法庭荣获2013年度全市优秀法庭,以及何玲获调撤能手、办案能手的庆功宴原定6点开始的。何玲又一次爽约了。

    爽约的何止这一次。如果时间再倒回五个小时,当天中午1时许,何玲的开庭时间才刚结束;再倒回一个星期,何玲因喉咙发炎趁午休时间去打点滴,下午办完案又接着去输液;再倒回一年,区高院发来潭东法庭获自治区妇女儿童维权岗喜讯时,何玲正在下乡巡回开庭;再倒回19年,那个刚踏进法院大门的年轻姑娘,不曾想如今已是两鬓斑白的一庭之长……时间都去哪儿了?对于坚守乡村基层法庭的何玲来说,时间都浓缩在当事人送来的每张锦旗上,都化作老百姓的交口称赞,都揉碎在为民司法的路上……
来源:藤县法院
责任编辑:冯夏丽

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民族大道121号 邮编:53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