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队伍建设 > 思想宣传
做一名人民满意的好法官
——百色市乐业县人民法院花坪镇人民法庭庭长廖厚新
分享到:
作者:姚慧芬  发布时间:2014-02-21 11:01:48 打印 字号: | |
  22年来,他审结各类案件1000余件,其中85%都是调解结案,所判决结案的案件,无一件被上级法院改判或发回重审,无一件矛盾激化,无一件上访信访;22年来,他从一个32岁的壮年汉子变成了一个爱唠叨的老头子;22年来,他两袖清风,一身正气,是群众心目中最受尊敬的“草根法官”。

    他就是廖厚新,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乐业县人民法院花坪镇人民法庭庭长。

    “廖庭长是个大好人”

    廖厚新出生在花坪,1988年师范学校毕业后就回到花坪当起了小学老师。1991年,32岁的廖厚新走下讲堂,成为乐业县花坪人民法庭的一名书记员。

    “做一名人民满意的好法官。”这是廖厚新22年前给自己的定位。

    初来乍到的廖厚新一切从零开始,第一次见到庄严的国徽,心里一阵激动。此后他从书记员到审判员再到副庭长、庭长,一步一个脚印。回想起那段青葱岁月,廖厚新简单地用5个字概括:“痛并快乐着”。

    “基层法院的案件多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看似平淡无奇,但件件都关系着群众的家庭和睦、邻里团结和社会稳定。”凭着一颗“化干戈为玉帛”的诚心和韧劲,廖厚新把所有的心血都花费在处理当地各类纷繁复杂的案件中。

    今年初,花坪镇南干村村民王某在自家地里砌起一堵围墙,将全村600多户村民唯一的排水通道给堵住了,村民将王某告到花坪法庭。在廖厚新的努力下,案子顺利调解结案,王某同意拆墙。

    “廖庭长,王家还是没有拆除围墙,你快过来看看吧。”双方签收调解书没几天,廖厚新就接到村民的电话,称王某的妻子不服自家输了官司,坚决不拆墙。

    放下电话,廖厚新立即和书记员连夜驱车颠簸20多公里赶到王某家,对其与家人进行说服教育,直到王某夫妇再次表示愿意拆除围墙才返回。然而,廖厚新前脚刚走,王家后脚又拒绝拆除围墙。

    按法律程序,廖厚新可以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三番五次上门对王某一家进行说服教育。“远亲不如近邻,如果因为此事破坏了邻里之间的感情,那多不值。”最终,王某一家被廖厚新的真诚与耐心打动,主动拆除了围墙。

    “廖庭长是个大好人,要不是他,我们一家都成了村民的公敌了。他这种一心为民的办案方式,我服了!”如今,王某见到廖厚新时就会聊上几句,感谢廖厚新缝合了他们一家与村民的关系。

    去年底,70多岁的曾老太不慎摔断了腿,加之年老爱唠叨,4个孩子都不愿和老人一起生活,经村委多次协调均未果,老人一怒之下将4个孩子告上法庭。

    廖厚新对曾老太4个孩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4个孩子表示会为老母亲养老送终,该案得以通过调解形式结案。案子虽结了,但曾老太的生活状况一直牵动着廖厚新的心。

    2013年9月6日,廖厚新冒着酷暑对曾老太进行了回访,并自掏腰包拿出50元给曾老太以表心意。

    “事情都解决了,你还挂念起我这个老太婆,那么热的天走那么远来看我,你比我儿子还亲啊。” 曾老太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为群众秉公断案,对乡亲情重如山。”花坪镇的刘新之说,廖厚新法官是“名副其实”。

    “我不能愧对‘法官’这个称谓”

    廖厚新身为法官,加之又是花坪当地人,平日里都免不了上门请托办事的人。但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廖厚新在办案这件事上却显示出其铁面无私的一面。

    2012年上半年,因土地纠纷,廖厚新的侄子将邻居告上法庭。尽管廖厚新已经回避此案,但被告还是觉得他可能会干涉审理,于是找到廖厚新,恳求他“高抬贵手”。

    “法律面前众人平等,原告虽然是我的侄子,但法官不能违背法律办事。”廖厚新坚定地对被告说。没几天,侄子也来到廖厚新家。“叔啊,我们可是一家人,你不帮帮我?”

    “正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法律规定不能审理这个案件,你要相信法官的公正判决,如果案件真的输了,你还要履行判决!”廖厚新和颜悦色的告诉侄子。

    案子宣判后,被告胜诉,没有丝毫偏私。为了解开侄子的心结,廖厚新又找到他:“我是一名法官,如果我在这件案件中明显袒护你,以后我在这里怎么办理案件啊?”听了这话,侄子羞愧地低下了头。

    廖厚新不仅是群众眼中的好法官,还是个大孝子。2011年9月,他的父亲突发脑溢血,不省人事,亲友们都以为无法挽救了。但廖厚新没有放弃,他第一时间请来医生对父亲进行抢救。

    在廖厚新的精心照料下,昏迷7天的老父亲终于醒了过来,但只能瘫痪在床。从那时起,廖厚新独自一人挑起照顾父亲的责任。他到处寻医问药,身体瘦了一大圈。身边的人看他日子那么苦,都劝他放弃。

    廖厚新对众人的劝说不予理会,执着地照顾着父亲。“人生百善孝当先。如果我连这点孝道尽不到,那与坐在被告席上不尽赡养义务的人有什么区别?我还有什么资格坐去审判他们?”

    廖厚新像两头烧的蜡烛,一边照顾父亲,一边办案,直至父亲过世。

    “法庭就是我的家”

    每天天刚蒙蒙亮,廖厚新都会花一个小时左右擦扶手、扫庭院,多年来从不间断。大家都担心他太累,要他多休息,但他总是笑笑说:“法庭就是我的家,干点家务活没有什么!”

    庭院内植有几十平米的草皮,摆放了上百盆树桩盆景和兰花。 “这一草一木都是法院的风景,能让来到这里的老百姓感觉到温馨,在这样的环境下心平气和地解决彼此间的矛盾,这些盆栽是我们法庭的镇庭之宝!”廖厚新深情地说。

    在廖厚新的精心维护下,花坪法庭被百色市中级法院、广西区高级法院评为规范化人民法庭。

    由于常年累月加班加点,廖厚新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经常盗汗、乏力、头痛。早在2009年,医生就建议廖厚新好好歇息,“不然身体跨了,神仙都难救你!”但在廖厚新看来,如果是绝症的话治疗也无意义,还会耽误自己的工作时间。回到法庭,他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面对倔强的廖厚新,院领导多次要把他调回县城工作,以便让他好好养病,可他都拒绝了。领导为了廖厚新身体着想,甚至一度强制将他的办公用品搬到县法院。即便如此,都未能让廖厚新改变初衷,他依然坚守在花坪法庭,坚守在案件审判的第一线。

    “这里是我的根,我只是一片小树叶,离开了根,我会有种无家可归的感觉。”廖厚新这样说。或许,正是因为这种绿叶对根的情谊,才让廖厚新处处替群众考虑,在公正审理案件时践行着“人民法官为人民”的庄严承诺。

    【廖厚新档案】廖厚新出身于1958年9月9日,1991年2月调入乐业县人民花坪法庭任书记员,1992年3月任助理审判员,期间为了充实自己的专业知识,廖厚新庭长还通过了广西大学的法律专业专科的自考,2005年3月至今,他一直担任乐业县人民法院花坪法庭庭长。 

     2009年7月、2011年2月,分别被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荣记三等功;2010年1月,被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授予“全区法院先进个人”称号;多次荣获乐业县级劳动模范、人民满意干警、十佳干警、普法先进工作者等称号。
来源:乐业县法院
责任编辑:冯夏丽

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民族大道121号 邮编:530028